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

2018 年 11 月 24 日九合一选举、公投绑大选,东奥正名公投铩羽而归,执政党民进党更在大选中失去六座原本执政的县市,全台加总得票数惨输中国国民党超过百万票,台湾政治版图再次大幅更动,所以芋传媒邀请到挺过这次反执政党浪潮、顺利攻入基隆市议会的民进党籍新科议员张之豪,来向大家分享自己参与正名公投宣传与投入选战的心得及检讨,以及张之豪对自己与对民主进步党的改革展望与期许。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受访者:基隆市第五选区新科议员张之豪

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採访整理

Q1:政治立场是否改变过,什幺时候开始认同民进党,原因为何?

张之豪:政治立场改变过吗?差不多小学到国中之间有一个改变,但我也不认为这算什幺改变,因为一般台湾的学生若没有特别去交代和栽培,通常都会受到教育的影响,这是一定的!但是我开始理解政治和政党是什幺意思,差不多是在十二三岁这段期间,从那时候开始我妈妈就都投给谢长廷了,所以我也没有什幺政治立场的改变。

但是国家认同就有啦,我自己是从前对民进党就有好感,长期都是有好感,但是开始对国家认同和意识有一个概念,是等到我出国读书的时候才发生的,我差不多十二岁时出国去加拿大读书,去了之后开始思考「台湾是不是一个国家」这个问题,啊差不多就等到彭明敏教授选总统的时候,就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概念:就是认为台湾要独立,台湾要建国。(此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1)

记者:这会当写入去 honnh?(台语,华语翻译为:这可以写进去吗?)

张之豪(台语):这当然,无问题啦!(台语,华语翻译为:这当然,没问题啦!)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2:你投入议员选举的动机与契机是什幺?

张之豪:我投入议员选举以前我是在总统府服务,啊原本我也是在民进党党中央替总统写稿嘛!
原本算是一个小幕僚、一个政治工作者,希望以政治工作者的身份希望能对台湾政治有更多的影响,促进更多的改变。啊但是,差不多是进去总统府和中央党部之后,渐渐地就觉得说,我们台湾所面对到的问题很多,包括整个政府行政体系的进步性不足,进步性不足是包括台湾主体意识 的不足啦!(此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2)

再加上民进党和本土阵营的政治人才其实有面临断层的危险,那另一方面我除了在总统府和中央党部工作以外,我也一直都在地方做社区营造的工作,社区营造纵使做得相当的有成就感,但是呢,我自己觉得还能再发挥更多,我应该可以做的不只是社区营造而已,我做社区营造是 part-time 在做,我如果 full-time 去做的话……我当时其实时间被地方和中央切成两半,社区营造越做越觉得地方是需要更多人投入,所以我就决定把总统府的工作辞掉,回来基隆全心全力投入。

记者:啊大概是啥物时阵决定 ê?(台语,华语翻译为:大概是什幺时候决定的?)

张之豪:差不多旧年 ê 五月左右仔,算是置总统府服务满一年左右仔。(台语,华语翻译为:差不多去年五月左右,算是在总统府服务满一年左右)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3:你为何会支持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?

张之豪:因为这是我长期以来的立场嘛!台湾应该要正名,用台的名义去参加所有的国际组织和活动,尤其若是台湾已经是会员国的组织,这是更加有必要来去改名。(此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3 )

台湾正名是一个渐进式的运动嘛,我们叫做台湾正名运动,运动的意思就是持续地前进,不断地追求新的成果,啊东奥这个奥会的正名就是我们整体正名运动的一环。像我们过去在 WHO 希望能以会员国的身份参加,也是类似的意思,因为 WHO 是联合国的周边组织,希望藉此能更近一步参与联合国周边组织的活动,然后我们在组织中可以被以「Taiwan」来称呼,也许我们还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,但也希望能以渐进式的方式,先一脚踏进去再两脚踏进去,最后全身都能进去,一步一步地走进去。

而东京奥运也是一个重要的场合,奥运期间必能得到国际大量的关注;另一方面现在台日和台美之间也是空前友好,所以也希望能掌握这样的绝佳时刻让 Taiwan 这个名字被世界看见。这些都是相对性的,在可以用 Taiwan 的时候一定尽可能用 Taiwan,即便不能用 Taiwan 的时刻,也不能选择用中国台北或中国台湾嘛!

作为运动者或者作为政治工作者,我们永远都是以考一百分为目标,东京奥运就是我要考一百分,可能我们很努力了,我们却只考了八十分、九十分,但是我们是以要考一百分的意志和準备来去挑战。(华语)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4:你认为这次正名公投失利的原因为何?

张之豪:正名公投…这次的公投并非是所有本土派、独派都认为在这刻个时刻推动正名是最好的,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而且台湾人民尚未感受到这件事情的迫切性,另一方面呢,我认为这次全部的公投也都面临到一个问题,首先是宣传的时间很有限,我们在没有充分宣传的情况下,我们运动者要如何好好向台湾社会述说这个东奥正名的重要性,以及为什幺要在这个当下推动,我们并没有和完整地向整体社会宣传,我们作为运动者必须深切反省。

另一方面呢,其实不止东奥正名,所有的公投我们都有很大的挫败,挫败的并不只是东奥正名而已,我们不能单一地看东奥正名公投。首先就是公投宣传的时间有限,再来就是整体社会也受到非常多其他不同的议题拉扯,不论是其他的公投题目或当下正在发生的政治现象,这些都让东奥正名没能成为这场选举的主角、选战的主轴,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有影响。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5:基隆市长和市议员选举结果合乎团队的预期吗?

张之豪:我们的团队是指谁?我自己的团队还是整个基隆市的团队?

记者:你自己的团队!

张之豪:基隆市长和市议员选举结果喔…当然没有啊!预期嘛,是分成两种,一种是主观的期许;另一种是客观的分析,在我主观的期许当然是我们民进党的议员能够在议会过半、甚至要全垒打,然后市长能够高票连任,但是……客观上我对这场选举的分析就比较不乐观,客观上基隆整体结构长期以来就是蓝大于绿,那如果有比较重大、像韩流这种事情来的时候,自然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很大的影响,那另一方面,这次我们基隆市的议员提名人数也比较多,那……提名这幺多人的状况下,应该先评估我们的得票基数有没有那幺高?

这其实是足冒险 ê,汝若博有过汝就「大获全胜」,汝无博过汝就是像这盖….(台语,华语翻译为:这其实是很冒险的,你若赌赢就大获全胜,你若赌不赢就是像这次)

记者:像恁安乐区原本应该是会使「保三」honnh,结果报四个,尾仔变做「保一」(台语,华语翻译为:像你们安乐区原本应该可以保三,结果提了四个候选人之后变成保一)

张之豪:哦!汝有置咧注意 honnh?(台语)

记者:嘿啊!(台语)

张之豪:阮这区就是有这款 ê 状况,对我来讲是焉尔啦(华语翻译为:我们这区就有这样的状况,对我来说是这样啦…)我虽然有上,但我并没有很高兴,因为我们的前辈、同志这幺多人掉了,接下来在议会我们的力量也折损很多,这当然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!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6:你如何看待安乐区民进党市长票高于正名公投同意票这件事?

张之豪:就如同我看到市长票多于每一项的公投!这次的公投我们每个人就是拿了那幺多张的公投票嘛,所以自然会有连带的影响,我不会只是把这次公投解释为东奥正名公投的挫败,只能说我们没有成功实在很可惜。那市长的票多过于公投票也不只这一项,是十项公投都不如我们预期,市长的得票也多过了我们议员整体的得票啊,选民也相当大一部分有分裂投票的状况,所以选民可能市长投给林右昌,但议员并未投给民进党籍的议员。

啊其实长期以来都会这样,这是全台湾各县市都有的状况,不只是基隆而已,同样的道理,这个状况也会反应在其他的议题,像这次的正名,多数选民其实感受不到它的急迫性嘛!如果说是在 正在比奥运的时候,正在发生的时候,我们就来看看那时支持正名的声量有多大!我可以保证,一定会很大的啦!但是如果到那时才办公投就已经来不及了,若是到那时才投票也来不及申请正名了,但是我们台湾的社会就是这样!(此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4)

每天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在把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开,这样我们就不可能二四小时都在关注正名这件事情嘛!所以我看待这件事情也是平常心啦,感觉到挫败与失望,但我们就继续努力吧!「就焉尔啦」(「」内为台语,华语翻译为:就这样吧)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7:你如何看待这次民进党的选举结果,你认为原因为何?

张之豪:唉,大家都在找战犯!假设我是不具公职身份的人,可能我每种东西都要挑一点、每一点都要给他检讨一下,但我今天是民进党籍的公职,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检讨的东西其实也不多,就是我们自己!「其实咱定定听着一寡人无选着,in 就会讲拍拚了无够」(华语翻译为:其实我们常常听到一些人没选上,他们就会说是打拼不够。)我们努力不够!

听起来可能很制式,但问题就在于说,有哪一个候选人敢讲自己真的努力够了?「嘛无嘛,就準讲有选着 ê 人,in 嘛毋敢保证讲家己已经将所有 ê 工作拢做甲足足足、做甲满满满」(华语翻译为:也没有嘛,如果是有选上的人,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已经将所有的工作做足做满)所以努力不够虽然是听起来制式,但也是一个很正确的答案啦!

那我觉得终归几个大的原因来看,就是我们民生的问题没有处理好,中央也好、地方也好,就是人民一向对我们民进党的要求是很严格的,这是事实!人民往往在对民进党的要求比国民党更严格,这也是事实,就沙包党啊!

记者:这我会当写入去无?(台语,华语翻译为:这我可以写进去吗?)

张之豪:「这当然会使」,那对我们来说比较严格,这个也是给定的前提嘛!这在我们成为民进党政治工作者就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了,就是要接受比别人更严格的标準,无论是工作表现、无论是意识坚定与否、理念的纯度,这些东西通通会是我们受到检验的重要项目与準则,我们要逃避也逃避不了!

所以说总归几个因素,首先是我们民生没有做得更好,另一方面呢,我们整体党的系统,府院党的协调性与灵活度、弹性都没有展现出来,那这个是选举技术的问题,选举机器应该能够运作地更强大!而这次是地方选举,其实我们的地方执政并没有带来我们预设要达到的那样地优秀,一定是这样的嘛!「一定是焉尔 ê 嘛!」这一点就是在选后,我们民进党还没有多去做检讨的一部分,重点就在于——我们绿色执政有没有真的那幺好?也许就是不够好嘛!所以我们败选的候选人才会都说了「歹势,咱拍拚无够」那我们就认真来看待,我们就是努力不够,我们一定要再做得更好。

那过去有一些施政、地方上面没能让选民感受到有被照顾、服务,没能让选民觉得满意,因为这样,我们也就只能更加努力了!再来就是说,我觉得从这里面也可以学到一个重要的教训,就是说

这件事情我觉得是本党长期以来所缺乏、必须要赶紧追上的一个平衡。我们的理想价值很崇高,也有很多前辈后辈大家前仆后继地去推动这些倡议并实践这些价值,但是这个东西需要伴随实质耕耘,包括日常的政治、民生,民生也需要我们花等量,甚至是更多的心力去维护和经营,唯有这样,才能够让这个社会支持我们去做其他更崇高、形而上的理想。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8:你认为林右昌市长渡过反执政党浪潮、顺利连任的原因为何?

张之豪:我们基隆市长年以来蓝大于绿,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国民党的市长怎幺选都上,甚至几度让本土派连市长候选人都推不出来,2014 年算是基隆的非国民党阵营度过了一个蓝大于绿的寒冬,林右昌上任后为基隆带来一个很大的不同,就是……终于有一个市长像个市长,有一个认真看待自己职务的市长,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!因为在林右昌上任成为市长以前,很少有能够将基隆市长做好的市长,所以说因为有林右昌市长的认真与努力,让基隆人感受到,「以前市长是缺席的,但是现在终于来了一个会认真做市长工作的市长」,做好做坏大家自有公评,但是大家真的感受到了这个市长有认真在「做市长」,并且有在争取建设,除了日常的政治以外,林右昌有在做更长远的规划,一些更宏观的建设蓝图在他手中一点一点在实现,光这一点就会让基隆市民非常有感,再加上说国民党派出的人选不是非常了解基隆,就让林右昌市长连任上比较顺。

当然,这是单就在地方的脉络之下。我也可以给你更宏观的分析,在我看来高雄这次的选举,我个人感觉啦,中国的介入着足很深,这一点怎幺样看得出来呢?就像现在选后几天了,「已经几工矣?十八仔嘛!」(华语翻译为:已经几天了?已经 12 月 18 日了!)

记者:嘿,已经超过三礼拜外矣!(台语,华语翻译为:对啊,已经超过三个礼拜多了!)

张之豪:对啊,已经三个礼拜多,是不是现在电视每天都还在报韩国瑜的新闻?选举就已经过多久了?现在难道还在选举吗 ?你若是不知道的人搞不好还以为现在还在选举,这是什幺意思?表示什幺?(此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5 )

表示媒体宣传的机器还在运动,而资源和重兵都集结在高雄嘛!把高雄这一场当作他们唯一或者最重要的仗来打嘛!「中国是 phênn 性命置咧高雄拚」,所以当然焦点都在高雄嘛!相对来说我们基隆就没有这件事情,「甚至讲汝新闻嘛毋啥置咧报嘛,别位嘛仝款啦,云林啦、宜兰啦,只要毋是六都」(华语翻译为:甚至说新闻也没什幺在报,别的地方也一样啦,云林或宜兰,只要不是六都……)或是像我们这种县市其实都没什幺在报,我们也可以这样看,如果当这些统媒资源集结在同一个地方的时候,那这个地方的本土阵营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威胁。

那我觉得这次基隆这次能够渡过韩流,也有一个重要因素在这里!「若准讲基隆嘛像 in 彼款 ê 拍法,归工新闻四、五台作伙置咧报」(台语,华语翻译为:如果说基隆也像这种打法,整天新闻四、五台在报)你说国民党会不会拿更多票?声势会不会更强?有可能啊!啊如果对手像韩国瑜那样子,蓝到不行又红到不行的那种,又会跟你「练痟话」,如果他也符合这些统媒喜欢的元素的话,也许他也可以这样操作!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9:你认为民进党还可以如何改进?

张之豪:可以如何改进喔?当然就是我们必须要在民生议题上更加努力,就是「对基层的照顾是本党最重要的事情。」当然我们台湾这个国家有很多需要改革的地方,这点我们当然是要坚持,就像是「年金改革」,我相信本土派一定没人对这有意见啦!但是有一些其他的改革,我是觉得可以不用这幺赶,像是「空汙」,我讲的「空汙」是像是「汽机车排放」这种的,这可能是很严重的问题,但是确实也是我们基层人民的「生财工具」嘛!他有可能还在贷款,像货车啦、计程车啦,这都是长期以来对我们民进党相挺、给予我们支持的人,这种问题若真的要改革的话,也不是说不可以,只是不用那幺赶。包括农渔民的照顾,我认为这确实不是这两年我们民进党认为比较要紧、优先的议题,这次的选举我们也看得出来,我们农渔民以前对我们那幺相挺,这次的反弹就有多大!

如果说以前就没有支持我们,就不算是反弹嘛, 那就是说以前对你们那幺共相挺,结果你执政之后没有好好照顾农渔民,我们的政策没有好好地来去处理农渔民的需求,当然马上就反应出来了!所以我认为本党在这方面一定要更加注意。

啊另外一方面就是説,千万不要因为选举一时的挫败,就让我们一些进步的改革退缩回去,我们千万别再退了,我认为说我们已经是走得很快、很远了。如果现在为了接下来执政的稳定,你没有办法坚持向前行、跨出较大的脚步,我认为这不要紧,但是不要再缩回去、不要再阁倒退回去了!因为我们已经为了这个进步的问题受伤很重了,血也流了很多,我们如果现在选择缩回去,我们流这些血就会很可惜、很浪费!所以説我们流了这幺多血就是为了改革,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可以不用走那幺大步,但是千万不要缩去,这点我认为民进党必须要非常注意!

另外一方面是我们党的组织也要有很大的进步,很大的改变,因为现在是网路的时代,选民的耐性是愈来愈短,选民的要求也愈来愈严格。在这个选民愈来愈严格的状况下,我们党改变的脚步也要加快,我们对新媒体的操作技术也要进步,无论是「直播」亦是网路上的文字啦、图啦、舆论啦,我认为「论述」我们也要加强。

以前很多网路上的『义勇军』会替我们赞声、讲话,但是过去这一两年以来,会替我们讲话的人变得愈来愈少,这在这次的选举大家也都看得出来,这些『义勇军』没有为我们说太多话,这个意思就是我们执政予让他们受伤了。

党应该是可以在总统府和行政院以外,有一个较灵活的空间来做,但是党在这两年真的比较缺乏动作,往往拢慢人很多步,所以我们永远只有被打的份!我们是被动的,也没有要主导的意志,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再把议题的主导权拿回来,所以党的角色就会很重要!(全段原为台语,详见台语逐字稿 6)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Q10:你对自己新职务的期许为何?

张之豪:我对自己新职务的期许就是希望能够在把基隆打造得更有质感、更舒适、快乐的城市,这要透过我对建设的争取,透过我对于人民的服务上,但是另一方面,我虽然也和市长同为民进党的成员,这样的情况下,我仍会就事论事地去检视和监督,因为我们议会的职责「就是欲共监督」(华语翻译为:就是要监督他)要确保他做的事情是合乎我们市民的需求,我也相信市长的施政是可以被严格地检验的,我也期许说我会是一个理性问政、能够为市民把关和监督的民意代表!

那这些都是市政的层次,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说,在担任民意代表的过程中,能够好好学习、把自己训练成一个优质的政治工作者,

最后,张之豪议员也向记者分享从政的心得,张之豪再次强调民进党应该从民生给予基层照顾,让大家都能感觉到温暖与幸福,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可以「腹肚扁扁来挺阿扁」的年代,选民的需求与要求已经不同了。同样地也不能只靠国民党烂,就要选民把票投给民进党,而是要靠我们的好、而且更好,来去争取选民的认同与支持。只有让台湾人感受到身为台湾人是幸福快乐的、是有尊严的,对于台湾人这个身分才会有更高的认同,也会对执政党有更高的肯定。

不管是民进党在争取支持,或是宣扬台独理念,都不能再以过去那种悲情、悲壮的方式,政治工作者必须努力让人民感受到身为台湾人的幸福、光荣感,因为我们日常的政治做得好,所以人民才会更愿意相信、认同我们的理念,最后才能一起追求那个属于我们美好的台湾国。

【专访】新科议员张之豪:找回光荣不再悲情,才能和基层一起走向

各题回答台语逐字稿:

    张之豪:政治立场改变过?差不多小学到国中之间有一个改变,我嘛无认为讲这算啥物改变,因为一般台湾 ê 学生若无特别去交代 kah 栽培,通常拢会受着教育 ê 影响,这是一定 ê!但是自我有开始知影政治 kah 政党是啥物意思 honnh,差不多是置十二三岁左右仔,自彼当阵开始阮母仔就拢投予谢长廷矣,所以我嘛无啥物政治立场 ê 改变。但是国家 ê 认同就有啦,家己是对民进党以早就有好感,长期拢是有好感,但是开始对国家 ê 认同 kah 意识有一个概念,是等到我出国读册 ê 时阵 tsiah 发生 ê,我差不多十二岁出国去加拿大读册,去了后开始思考讲台湾是毋是一个国家这个问题,啊差不多就等到彭明敏教授选总统 ê 时阵,就有一个较清楚 ê 概念:就是认为台湾爱独立,台湾爱建国。张之豪:我投入议员选举进前我是置咧总统府服务嘛,啊本底我嘛是置民进党党中央置咧替总统写稿嘛!「原本算是一个小幕僚、一个政治工作者,希望以政治工作者的身份希望能对台湾政治有更多的影响,促进更多的改变。」啊但是,差不多是入去总统府 kah 中央党部了后,沓沓仔就感觉讲,咱 ê 台湾所面对着 ê 问题真济,包括规 ê 政府『行政体系的进步性不足』,『进步性不足』是包括咱台湾主体意识 ê 不足啦!张之豪:因为遮是我长期以来 ê 立场嘛!台湾应该爱正名,用台湾 ê 名义去参加所有 ê 国际组织 kah 活动,尤其若是台湾已经是会员国 ê 组织,这是阁较有必要来去改名。啊其实长期以来拢会焉尔,这是全台湾各县市拢有 ê 状况,毋是 kan-na 基隆尔,仝款 ê 道理,这个状况嘛会反应置其他 ê 议题,像这盖 ê 正名,多数选民其实感受未着伊 ê「急迫性」嘛!若准讲是置 Olympic 当置咧比赛 ê 时阵,当置咧发生 ê 时阵,咱就看彼时支持正名 ê 声音会有偌大!我会使保证,一定足大 ê 啦!但是若到彼当阵 tsiah 办公投就已经未赴矣,若是到彼时 tsiah 投票嘛未赴申请正名矣,但是咱台湾 ê 社会就是焉尔!张之豪:嘿啊,已经三礼拜较加矣,是毋是这马电视逐工阁置咧报韩国瑜 ê 新闻?选举就已经过偌久矣?这马敢是阁置咧选举 hioh ?汝若毋知影 ê 人应该嘛叫是这马亦阁置咧选举,啊这是啥物意思?表示啥?张之豪:「可以如何改进喔?」当然就是咱必须爱置民生议题上阁较拍拚,就是「对基层 ê 照顾是对本党上重要 ê 代誌。」当然咱台湾这个国家有真济需要改革 ê 所在,这点咱当然是爱坚持,就亲像「年金改革」,我相信咱本土派一定无人对这有意见 honnh!但是有一寡别项 ê 改革,我是感觉毋免赶甲遐赶,亲像空汙,我讲 ê 空汙是譬如「汽机车排放」这款 ê,这可能是足严重 ê 代誌,但是确实嘛是咱遮基层、做工仔人 ê 「生财工具」嘛!伊有可能阁置咧贷款,像货车啦、计程车啦,遮拢是长期以来共咱民进党相挺、共咱支持 ê 人,这款 ê 问题若真正欲改革 honnh,毋是
    讲未使,只是毋免赶甲遮赶,包括农渔民 ê 照顾,我认为这确实毋是这两年咱民进党较要紧、优先 ê 代誌,这遍 ê 选举咱嘛看会出来,咱农渔民较早焉尔共咱相挺,这次 ê 反弹就有偌大!

    若准讲较早无共咱相挺,就无算是反弹嘛,彼就是讲共汝相挺甲焉尔,结果汝执政了后无好好共 in 照顾,咱 ê 政策无好好仔来去处理农渔民 ê 需要,当然马上就反应出来矣!所以我认为本党置这方面一定爱阁较注意。

    啊另外一方面就是讲,千万毋好因为选举一时 ê 挫败,就予咱一寡进步 ê 改革阁 kiu 转去,咱千万莫阁退矣,我认为讲咱已经是行甲不二仔紧、嘛不二仔远矣。若讲这马为着续来执政 ê 稳定,汝无法度阁坚持向前行、踏出较大 ê 跤步,我认为无啥要紧,但是毋好阁 kiu 转去、毋好阁倒退转去矣!因为咱已经为着遮 ê 进步 ê 问题受伤真大矣,血嘛流真济去矣,咱若是这马选择 kiu 倒转去,咱流遮 ê 血就会足无彩、足拍损 ê!所以讲咱流了这济血就是为着改革,既然是焉尔,咱这马会使免行遐大步,但是千万毋好 kiu 转去,这我认为是民进党必须爱非常注意!

    另外一方面是咱党 ê 组织嘛爱有真大 ê 进步,真大 ê 改变,因为这马是网路 ê 时代,选民 ê 耐性是愈来愈短,选民 ê 要求嘛愈来愈严格。啊置这个选民愈来愈严格 ê 状况下,咱党改变 ê 跤步嘛爱紧,咱对新媒体 ê 操作技术嘛爱进步,无论是「直播」亦是网路顶悬 ê 文字啦、图啦、舆论啦,我认为「论述」咱嘛爱加强。

    以早真济网路上 ê「义勇军」拢有置咧替咱赞声、讲话,但是过去这一两年以来,会替咱讲话 ê 人变甲愈来愈少,这置这遍 ê 选举逐家嘛看会出来,遮『义勇军』无啥欲替咱讲话,这个意思就是咱执政予 in 受伤真大,

    啊欲焉怎阁予人对咱民进党有信心,焉怎 kah 信心建立转来,我认为这就是党置现在上重要 ê 任务啦!

    党应该是会使置总统府 kah 行政院以外,有一个较「灵活」ê 空间通好来做,但是党置这两年真正较无去振动,往往拢慢人几若步,所以咱永远就是予人拍 ê!『我们是被动的,也没有要主导的意志,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再把议题的主导权拿回来』所以 党 ê 角色就会诚重!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