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(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)「爱玩的老小子」黄浩德,出身建筑背景,却经常不务正业,试过主持广播、出唱片与开餐厅。但 20 多年来,他始终怀抱对公共艺术的热情,不只担任专业评委,也接任台北市开放空间文教基金会执行长一职,致力于艺术推广与进行个人创作,至今获颁 7 座文化部公共艺术奖。

採访当天,54 岁的黄浩德身穿素朴衬衫,戴着黑框眼镜,给人平和沈稳、温文儒雅的印象,但言谈之中,透露了他对世界充满好奇心、敢于尝试未知事物的勇气。他坦然笑说:「每次创作都是在挑战,当下都觉得自己快死掉、不知道能否熬得过去,但也许这就是我的个性,如果没有挑战性,我就会觉得很无趣。」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热爱挑战 见证台湾公共艺术的茁壮

在学生时代,黄浩德就充分展现「爱玩」与「挑战」的性格,身穿奇装异服 ,还留着搞怪的髮型,就读中原建筑系五年级时,更大胆担任人体模特儿,仅穿着紧身内裤,让大一学弟妹在课堂上临摹他几乎全裸的身体。不过,他自认思想保守,注重待人处世的礼貌,是个「老小子」,或许这正是他特别念旧,面对真正想做的事情,也总是全心投入的原因。

他最青春的年华岁月,也几乎奉献给台湾的公共艺术,一起经历最艰困的阶段,见证它如何茁壮 。1992 年,政府立法通过《文化艺术奖助条例》,希望推动公共艺术发展,并委託开放空间文教基金会筹划。甫从淡江建筑所毕业、在基金会工作的黄浩德,肩负举办研讨会的责任,广邀国内的专家学者、艺术家与民间团体参与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「我会接触公共艺术完全是因缘巧合。」黄浩德表示,开放空间文教基金会最早的诉求不是公共艺术,而是都市环境,由于前任执行长很感兴趣,才接下这个案子;当时,甚至还没有出现「公共艺术」这个名词,都是讲「环境与艺术研讨会」,观念还停留在「透过艺术品美化环境」。

在基金会待了八年左右,他感觉工作有些瓶颈与倦怠,难以突破,于是决定辞职,转换到室内设计领域,与妻子徐世祺共同经营「创品设计」,不再只是以往辅佐的角色。同时,他也积极尝试各种新可能,在台北开设以旅游为主题的餐厅,但不定期更换菜单,提供瑞士、墨西哥、泰国、德国、日本等异国料理,让旅游达人们到此分享自己的心得体验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「不按牌理出牌」帮创作者圆一个艺术梦

虽然跨入室内设计业,但黄浩德与公共艺术从未真正诀别,依旧参与许多公共艺术的执行小组委员或审议委员,许多创作者都尊称他为一声「老师」。2008 年,他在开放空间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的邀约下,回来担任执行长,期盼让公共艺术能发扬光大,推广给更多人了解。

「我喜欢做的事情很多,常不务正业、不按牌理出牌,但我想做一件事的时候,都会很投入。」黄浩德感性说道,基金会是他毕业后第一份正式工作,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推动,有很强的归属感,所以当他得知基金会有段时间没有运作时,才想说能否再回来多做点什幺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在他接手之后,基金会有段时间以政府标案为主,协助处理会议与做研究,缓解长期积累的财务危机。直到 2014 年,基金会获选进驻松山文创园区「133 号合作社」,营运方向也随之改变,特别拨出 20 坪空间作为展场,让新锐艺术家、素人艺术家有个舞台呈现作品,给予他们被看见的机会。

四年多来,基金会在松菸举办超过 70 档展览,很多人在这里做了生平第一个展、圆了一个艺术梦,对自己的作品开始产生信心,给予他们继续创作的动力,甚至成为四处被邀请参展的艺术家。黄浩德认为,这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「这些遗珠・很艺术」与「最爱」

自基金会进驻松菸以来,每一档展览都交出漂亮的成绩单,特别是以公共艺术为主轴策划的大型联展。对黄浩德而言,最具代表性的展览是「这些遗珠・很艺术」与「最爱」,以当时参展艺术家的阵容,在台湾公共艺术界既是空前也是绝后。

长期担任公共艺术审议委员的他,总想着能多为创作者做些什幺,首档展览「这些遗珠・很艺术」便是从这个概念衍生而出。台湾每年设置的公共艺术作品至少有 200 件,但艺术家提案的作品远超过这个数量,却因些微的差距落选,而成了遗珠之憾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「当评审的时候,内心常会很煎熬,觉得进入决选的作品都很不错,但最后只能选出一件。」黄浩德说明,所有公共艺术作品都是针对特定的题目与基地来创作,落选就是落选了,不可能被人看见,于是他试着办一档展览,让艺术家把心中的遗憾、自己很爱却落选的作品公开呈现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了结艺术家的遗憾后,基金会隔年以「最爱」为主轴,让创作者从所有执行过的案子中,挑选出一件最喜欢的作品来参展,呈现每个人独特的观点。有别于前者以模型展出,「最爱」运用影像的形式说故事,将已经完成的公共艺术创作输出成巨幅照片,让观者可以站在前方合影,彷彿亲临现场。

黄浩德指出,这档展览可以看出每位艺术家的个性不同,所选出来的作品也很不一样。有些人喜新厌旧,最爱的永远都是最新的作品,有些人的最爱则是「初恋」,也有人选择尝试改变风格的「转捩点」,或对自己来说有重要意义的作品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个人创作强调民众参与

截至目前为止,黄浩德以个人身份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已有 5 件。他说,自己当过很多次评审,都会有自己的想法,思索「如果是我会怎幺做」,很感谢在 2012 年时,有人邀请他到宜兰清沟国小创作,让他有了第一件自己的公共艺术作品。

对黄浩德来说,每件作品完成后,要有人使用,才开始拥有生命,因此他挑了自己第二件作品、设置在林口头湖国小的《红土地乐园》参加「最爱」展。为了呼应林口台地的地理特性、当地砖窑场的发展,他运用红土烧出的产物「红砖」,以等高线图为意象,在校园中创造一座线条流动的「头湖红堡垒」,作为师生说故事交流的小天地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同时,黄浩德也邀请孩子与家长一起参与「红方块乐园」的创作。由于红砖不是常见的媒材,他透过举办创作营,让大家了解红砖特性,接着以「巨人的书房」为题发想、製作小型模型,再找来专业的砌砖师傅完成 10 件在校园中可坐、可玩、可用的游具。

「我很开心自己能激发大家进行创作,让他们的想法变成公共艺术作品。」黄浩德提到,他一直以来投入艺术教育推广,协助民众了解艺术家在想些什幺,当大家不熟悉、不认识一件作品,内心就不会感动,如果知道作品背后的概念、辛苦的创作历程,欣赏的时候,就会有不同的想法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基金会撤出松菸 暂告一段落

10 年来,开放空间文教基金会不仅带给民众对于艺术的感动与启发,也成为串联艺术家们交流合作的平台。但今年 3 月底,基金会与松菸的租约到期,黄浩德考量现实财务压力、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,决定不续租,暂告一段落,让自己与基金会都先休养生息。

黄浩德坦然说道,或许是他太过理想化,进驻松菸后,虽要负担租金,却又希望在这里多做一些展览。这几年来,他的个性也有所转变,对艺术创作很感兴趣,现在想先空一段时间,在生活可以安定的状况下,多尝试一些创作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「20 多年来,台湾的公共艺术产生很大的变化。」黄浩德表示,在过去的观念中,公共艺术的任务是美化环境,但现在的公共艺术形式非常多元,不一定是个艺术品,也可以是表演、艺术计画或教育活动;艺术品更从早期纯粹的雕塑,到现在开始结合科技发展,加入录像装置、摄影、LED 灯光变化。

不过,台湾还有很多进步空间。他提到,当创作形式不断在变化,有些经办机关的态度却很保守,把公共艺术视为「工程」;行政程序跟 20 多年前相比,也完全没有进步,让不少艺术家打退堂鼓,认为做公共艺术的创作,是一件很辛苦、投资报酬率又很低的事情。

【专访】拥7座公共艺术奖 不按牌理出牌的「爱玩老小子」黄浩德

「如果艺术家不被尊重,怎幺会想要继续创作?有些公共艺术作品完成后,经办机关没有好好维护与清洁,很快就走样。」黄浩德认为,好的单位应该要察看作品是否安好无缺,每年给经费进行维修,一起为这件作品好,让艺术家感觉彼此待在同一艘船上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