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「我说真的,我觉得婚姻是修行。」谘商心理师许皓宜,长期耕耘婚姻与家庭治疗,也是作家,并在大学任职;她不讳言,与先生恋爱九个月就结婚、婚姻前十二年经常吵架。学心理学,并不能保证人生一帆风顺、美满如童话故事,但是却让许皓宜从中真诚的面对自己,与人生。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许皓宜日前出版新书《为何上班这幺累?其实是你心累》,她引用佛洛依德的句子:「爱与工作,人生两件最重要的事。」探讨上班族在职场疲乏的背后,其实是心中有更大的压力没有被看见。而今天我们则来聊聊人生另外一件重要的事:爱。

婚姻是修行 离婚常常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气话

许皓宜是独生女,从小受到严格管教,或许因为这样,谈了恋爱的她很快就踏入婚姻,与当时是网友的先生谈恋爱九个月就结婚。也因此,许多的磨合在婚后才出现。在今天离婚率高涨的时代,个人主义盛行,过去的「劝和不劝离」,到今天似乎变成「劝离不劝和」,我们问许皓宜,现在和先生的关係是倒吃甘蔗,感情变得更稳固,但以经历过许多婚姻难题的过来人、以及心理谘商师的角度来看,什幺样的情况下,一段婚姻才算是可以「回不去了」?

「婚姻真的是修行,要不要离婚,很简单,就看你要不要继续修而已!如果轻易离婚,那就是不要修了,有本事自己过得更好。」她接着说:「可是我觉得人生要有挑战性,要走向更高的境界,就是要修(笑)。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十几年的婚姻,许皓宜也曾提过离婚,「很多次我们都觉得好像撑不下去了,但我们再想清楚,其实没有真的想离婚。所以对我而言,我们反而更去思考『我们怎样才能继续在一起』这件事情。」

许皓宜坦言,她和很多人一样,是会冲动说气话的人,看过这幺多谘商案例,「我只能用我的经验说,我觉得大部分『想离婚』的这种心情,都是假的,都是为了要控制对方照我说的做、所使出的手段。──只是很不幸,很多时候这个手段都失败,所以最后离婚成真。」

不过有许多人,实在面临複杂的婚姻难题,她继续分享,「我有N个朋友,常常会打来和我说:『我要和他离婚!』我不会告诉对方你离好、还是不离好,因为那不是我的人生。我只会告诉他离婚后可能面对的挑战,帮助对方想清楚,你只能选择你要过什幺样的人生。如果已经有小孩,一定会对孩子造成影响,但要离婚,就要有一个本事:你要比离婚前更快乐。如果离婚后没有比之前更快乐,对小孩就会是负面的影响;但如果离婚后更快乐,小孩迟早有一天会明白,这对父母是不适合彼此的。所以我只有一个判断指标:我离开他比较痛苦,还是我留在这里比较痛苦?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婚姻让两人如此紧密的结合,难免有所摩擦,许皓宜建议:「我们的上一代,一结婚就马上要有小孩,可是其实心理上都还没有準备好要成为父母;如果能『健康』一点,我建议一对情侣从交往开始,就要面对彼此的问题,不要迴避冲突。如果我们在孩子诞生前,就很勇敢的面对彼此间的差异,孩子诞生后,他们会在一个相对好的、稳定的环境中长大。现在很多双薪家庭,双薪家庭代表一个意义,就是彼此都受了教育,彼此有自己的主见、自己的想法、自己的事业,这种状况之下,是很难没有冲撞的,所以我觉得新一代的夫妻,更要勇于把心中的真心话说出来;虽然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们会担心:若我说出了反对他的想法,我们之间会不会有很严重的冲突?可是假如我们每个人都勇敢一点,那我们『清理婚姻的差异』的时间就会缩短,可是如果我们不够勇敢、或迴避冲突,就会让婚姻中的痛苦不断的延长,而且很多的问题反而会延伸到下一代身上去。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 曾经也困惑 「孩子能不能打」?

除了婚姻关係需要智慧面对,亲子关係更是。儘管现在许皓宜被称为「教养专家」,然而刚成为母亲时不是没有困惑。「女儿刚出生时,我第一个问题就是,小孩可不可以打?我同事说,你自己学这个的,你会不知道吗?」身为「过来人」的许皓宜,明白父母一定会有很多的慌乱,「无论看书、看杂誌、看BabyHome,这都是减轻我们焦虑的方式。以前我演讲时,有个爸爸举手说,你们教养专家各讲一套,到底要听谁的?」许皓宜认为,最重要的是「稳定的心情」:「有趣的是,我认为要用哪一套,你的内心其实是知道的,因为没有人比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小孩。我们只能告诉你这个世界有哪些的理论及规则,可是回去后要怎幺做?那是你自己的选择。但为什幺人没办法好好去选择?因为心情不稳定。所以我当妈妈后,我突然发现原来其他的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就是我要开心,我的心情要稳定;我如果不开心、不稳定,那就算把全世界的教养书都看完,我还是不会是一个好妈妈。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妈妈要找自己的「空白时间」

也或许整个社会,对于母职角色有太过于理想化的想像,以致于成为现代父母,竟有那幺多的不安。许皓宜说,这些对母亲的期望,和社会对于心理谘商师的期许是很相像的:都要很有耐心、很有爱心、很温柔、善于倾听……,「妈妈这个身分太弱势了,我们一直都把妈妈放在一个太委屈、太求全的位置。」然而谘商心理师的专业,让许皓宜得以检视自己的母亲身分,「要成为一个好的心理师,必须要很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在状态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历程。若说这个专业身分对于当妈妈有什幺帮助,很重要的就是『觉察』:我现在是在很稳定的状态?还是正在情绪的风暴中?假如我正在风暴中,那就不要勉强自己去照顾孩子,那只会更累,假如孩子没有『照谱演出』,我很快就会爆发了。」

同样身为职业妇女,许皓宜深深了解许多母亲的日常处境:「下班马上冲去接小孩、弄东西给孩子吃、接着盯洗澡、盯写功课,好不容易处理好小孩,还要接着处理先生,等到筋疲力尽时,才是自己的时间。就在这永无止尽的循环中,最恐怖的是,我没有空白时间。」许皓宜说:「所以我觉得很多妈妈会在家里大发脾气打小孩,其实是因为我们对自己要求太高,明明知道自己状态也不好,可是我们都忘了,在状态不好时要先照顾好自己,才能照顾身边的人。但往往母亲很容易接受一个相当奇怪的催眠,就是要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:我要先煮饭给小孩吃、我才能吃,我要先把碗洗完、我才能去洗澡,这什幺道理?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许皓宜以自身的经验为例,鼓励妈妈们要找寻属于自己的「空白时间」:「我前阵子对自己做了很长的分析:为什幺我常常有觉得被勒住脖子的感觉?后来才发现我整天没有任何的空白时间,也没有任何独处的时间。于是我就想办法要为自己找到空白时间。很多人会说『没有啦!我找不到!一定都没有!』但是后来我找到了,就是交通时间。」

过去许皓宜都是搭捷运上下班,因为路途遥远,每天往往要花上两个小时通车,在捷运上更是人潮拥挤,难以喘息。「一发现这件事之后,我马上就买了二手车、开始开车上下班。因为这个转变,我开始可以『呼吸』,遇到很多挫折、不愉快的事情,我就可以在车子上听我喜欢的音乐,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来自我消化,不再需要赶时间,好好度过这段专属我自己一个人的时间。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
无论身为「谘商心理师」或是「母亲」,似乎很容易就会被「掏空」,不过许皓宜分享:「当了母亲后,我才开始学习当一个调和自己情感和大脑的人,对我来说,母亲不只是我去给予,成为母亲的路上,我们也获得很多的收穫,看见小孩的兴奋和生气,在亲子相处中我一次次感到开心、或是经历很多懊恼跟挫折,甚至有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糟的妈妈的过程中,我反而觉得当母亲,让我这个人变得比较完整。」

【专访】心理师许皓宜:轻易放话离婚,是为了控制对方的手段
上一篇:
下一篇: